2014年5月24日 星期六

那句 永遠質疑他們 真的很棒

連結網址 http://www.ptt.cc/bbs/PublicIssue/M.1400755645.A.E0A.html謝謝用心打逐字稿的原PO
【陳為廷:林飛帆不是政客】 http://youtu.be/Lq-k13S5I5Q?t=54m41s(影片已標註時間)
陳為廷:「我在這邊要釐清一個事情。坊間流傳一個說法,說陳為廷比較老實可愛,      而林飛帆就是未來的政客。我要鄭重地澄清,各位嚴重誤判。      林飛帆在我們那個圈子裡面,其實被比較多人討厭,但大家比較不會討厭我,      為什麼會這樣呢?因為林飛帆出面去處理非常多的事情,      他背了非常多的黑鍋,那些黑鍋是我不想背,推給他。      假如說江宜樺要來,我覺得好可怕,會不會講錯一句話就搞砸?      所以我就說:『林飛帆去吧!』      或是說,組織內人和人之間的關係,我真的很不會處理,      所以我就說:『林飛帆你去吧!』      變成工作都他在背,但做多事情,就容易被放大檢視、犯錯。      老實說,他並不是很奸巧、未來會成為政客的人,      他是一個承擔很多責任、很多工作的人。」 (林飛帆:「不要把我捧那麼高。」) 陳為廷:「其實我比較奸巧,但是因為我的文筆比他好,或是說腦袋動得比較快,      看似比較真誠的角色,但其實我是比較奸巧的人,迴避很多責任,      所以大家不要再誤解林飛帆。」      【陳為廷:服貿好在哪?】    http://youtu.be/Lq-k13S5I5Q?t=1h4m9s(影片已標註時間)
問 題 「國民黨內有一股年輕的聲音,他們其實不反學運,  只是認為議題需要經過挑選,是否真的有這樣的聲音存在?」 馮怡超:「這是主流的意思,學運本身沒有必要去反,學運是好的,就像遊行,  這是民主的一個過程……服貿,你有你的意見,我有我的意見」 陳為廷:「那你的意見是?」 馮怡超:「我覺得OK呀,我覺得服貿很好,我覺得服貿是對台灣好的」 陳為廷:「好在哪裡?」 馮怡超愣住,答不出來,乾笑︰「台灣需要走出去,台灣需要FTA」 XD 陳為廷:「那你知道中經院的評估報告,他估算簽了服貿後我們GDP會成長多少嗎?」 馮怡超:「……不好意思」 陳為廷:「大概多少?」 馮怡超:「你說了一個數字,我這邊也可以找到數字。」 陳為廷:「那你可以告訴我你數字的『版本』?」 馮怡超又愣住,還是答不出來,再次乾笑。 陳為廷:「中經院是政府委託研究的單位喔,我告訴你這數字是0.025%~0.034%,  中經院的數字,這是馬政府自己委託(研究出)的數字」 馮怡超:「你現在舉得出很多數字,我們也有很多好的數字,告訴你服貿要通過」 陳為廷:「舉兩個出來。」 馮怡超:「……」還是說不出來XD 他接著又弱弱地跟陳為廷狡辯,      講不過,最後只好說:「我32歲,我在台灣長大,我沒有必要賣台嘛!」 【林飛帆:民意代表已無法代表民意】 http://youtu.be/Lq-k13S5I5Q?t=1h7m12s(影片已標註時間)
林飛帆:「我們現在對立法委員好像完全無法監督,國會對行政機關部門的監督      也顯得沒有力量,雖然剛剛馮怡超說這些立委都是民選出來的,      但實際上並不是這麼單純,假設說,台灣的民主只有在投票那一刻,      這個邏輯成立的話,往後任何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,      我們都不用監督他、不用反他,我們也不用對他提出任何意見,      我覺得這樣的說法有非常大的問題。馮怡超:「我剛剛已經講學運我沒有反,我反的是你的手段。      議題方面,你覺得你的好,我覺得我的好」 陳為廷:「那你覺得我們提出『公民憲政會議』這個訴求怎麼樣?」 馮怡超:「公民憲政會議?國家有國家的法律啊!」 陳為廷:「你知道我們提『公民憲政會議』,訴求到底在講什麼嗎?」(追問) 馮怡超:(又愣住)「……呵呵,大概有看過。」 陳為廷:「是什麼?可不可以跟我們談一下?^^」 馮怡超:「你不能一直要我配合你的意見……」 陳為廷:「因為你跟我們談學運嘛!」 馮怡超:「我剛已經講了,學運本身不需要談,我們談的是服貿,是手段。」 陳為廷:「那你知道我們學運還提了『公民憲政會議』這個訴求嗎?」(再追問) 馮怡超:「公民憲政會議,你不能每件事情都要公民去處裡啊!」 陳為廷:(笑)「我覺得你可以回家看看我們訴求,如果你要談這個的話。」 馮怡超:「again,你有你的訴求意見,不能因為我不懂你的訴求,所以我就是錯的。」 主持人在一邊看戲,林飛帆出面拉回主題XD 林飛帆:「剛剛怡超提到說,這些民意代表都是民選的,我們不能透過占領國會      這樣的形式,或者說手段上好像有問題,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,      我們從318學運開始,或318整個運動面,不要稱它是單純的學生運動,      其實它是一個公民運動……為什麼我們會透過占領國會,向馬政府施壓?      因為我們發現這些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,已經沒辦法代表民意了……      他們已經跟人民脫節,國民黨的委員是如此,      但民進黨我們也不是沒有批判……我們認為在服貿的過程當中,      甚至更之前2012年反媒體壟斷的過程中,我們也發現民進黨很多委員、      整個在野黨,面對這些議題的時候,他們其實離人民非常遙遠,      是到公民開始採取行動的時候,朝野政黨才紛紛發覺出了大問題,      知道全民所嚮是在這個地方,等到人都站上街頭,他們才開始跟風。      我們不是單純批判國民黨、民進黨,但兩黨比較的話,現在國民黨      掌握了國家機器,擁有龐大的行政權,同時也是國會多數,      他可以做的事情更多,但他沒有做,反而時常站在人民對立面……      剛剛call-in提到提到軍公教福利特別好,但我們討論這件事情的時候,      不應該只是把問題放在軍公教層次上,我們拉到全台灣社會上來看,      現在台灣的財富分配,包含稅制的問題,我們給富人、財團非常多的優惠,      未來要做土地開發、開闢新工業區、科學園區,我們花了多少人民納稅錢      去補貼企業財團,讓他們便宜地去炒地皮,讓地方政府配合政策強拆民宅、      強制進行土地徵收、都市更新,都是在配合這些財團的政策……      這顯示政府,某種程度上朝野兩黨,對於自由貿易、發展主義的思維邏輯,      他們實際上都是贊同的,這是最大的問題。  【「島國前進」成立目的】  http://youtu.be/Lq-k13S5I5Q?t=1h13m3s(影片已標註時間)
問 題 「島國前進是政黨雛型、基石嗎?」 林飛帆:我們目前沒有朝這方面去想像或規畫。      坦白說我們都期待台灣社會出現一個強而有力──無論你願不願意      稱他第三勢力──一個有別於現在既有的朝野兩黨,國民黨和民進黨之外,      我們期待一個強而有力、新興、以公民社會為基底、以民意為基底的      政治力量,這當然是我們所期待的,但對島國前進這個組織而言,      我們目前為止還沒有這樣的想法。我們現在提出來的路線非常清楚,      那天在記者會上也跟大家說明了,我們認為現在是以社會領導政治     一個新路線的開始,坦白說這個路線也不新,這是長久以來,      台灣的公民社會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社會運動、街頭抗爭,      這樣的社會氛圍已經醞釀非常長一段時間,而且它是有自己的歷史和脈絡。      我們當然期待一個強而有力的第三勢力,但是對我們而言,現階段,      至少島國前進這個組織,或先前參加過318運動、大大小運動的朋友,      我沒有辦法替其他人發言,但就現在的狀況,我自己認為,      我們現在最適合做的事情,是繼續捲動社會的能量,      讓社會上願意朝向政治改革的進步力量能夠集結在一起,      這是我們成立島國前進的重要原因。 【回應「社會亂象源自學運」的指控】 http://youtu.be/Lq-k13S5I5Q?t=1h20m31s(影片已標註時間)
林飛帆:「這其實是台灣社會長久以來很重大的迷思,我們一直想像有個安定的社會, 充滿秩序、穩定的社會,但很多人在強調安定和秩序的過程中, 沒有仔細看待台灣社會在華麗的秩序表象底下,到底有哪些很嚴重的問題, 是根本沒有面對的? 這反映出我們對執政者相當寬容,台灣社會習以為常的思維: 對於執政者、有權力者非常寬容。 我們不會去細究在馬總統執政六年之內,到底有哪些具體政策? 從頭到尾都沒有回應過。人民幾次上街頭,為了同一個議題上街頭多少次,      多少人次抗爭,馬總統一句話都沒有回應。包含先前在反媒體壟斷過程中, 舉教育部長蔣偉寧的例子,他當時面對學生在行政院抗爭, 說只要學生抗爭就會去關心,但真正的實情是,在教育部前面, 有非常多的同學每年都因為各種議題,無論是學費、就學貸款、 學生權力的問題,每幾次好幾年都在教育部前開記者會、抗爭、遞陳情書, 從頭到尾沒有看過一次教育部長親自站出來面對學生。 政府想掩蓋這些事情,他不想正面回應這些事情,我們不該盲目去相信 這個政府華麗安定的表象,好像一切都沒有問題,      有人出來抗爭就是造成社會動亂。      我們反過來應該問的是:所有人上街到的原因到底是什麼?      我們必須細究為什麼政府會把這些人逼上絕路?      為什麼政府會把張森文大哥逼上絕路?      為什麼政府會把勞工朋友逼上絕食之路?      為什麼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的朋友,要透過絕食、臥軌的方式抗爭?      為什麼華隆工會這些阿姨走百里,從苗栗走到台北進行抗爭?      這都是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,但我們在安定的假象下從來不去細究,      這樣積壓已久的不滿,才是爆發人民反抗的最重要原因。      所以我認為,所謂社會亂象、不安定,      追根究柢,是政府本身並沒有回應問題。  【陳為廷:永遠質疑我們】 http://youtu.be/Lq-k13S5I5Q?t=1h29m59s(影片已標註時間)
問 題 「大家有些共同的擔憂,擔心現在年輕的你們,變成未來的政客,怎麼看?」 陳為廷:千萬不要相信我們不會變質,永遠質疑我們, 看到我們講什麼東西就來質疑我們。……我跟你說『我不會變質』,      這連我自己都不相信。所有走在政治這條路上的人,或做社會運動也好,      永遠必須接受檢視,我沒辦法跟你保證不會變質,但要大家持續監督我們。      就算我們在社會運動上,沒有實質拿到什麼政治的權力,      可是因為我們有一些發言權,希望大家持續監督,這才是唯一的做法,      不要期望誰是不會變質的,持續監督。」 【談年底選舉支持的候選人】 http://youtu.be/Lq-k13S5I5Q?t=1h35m57s(影片已標註時間)
問 題 「年底選舉之前,你們會站在任何人身邊嗎?」      陳為廷:「我無法確定告訴大家我會站在誰身邊,但我可以告訴大家      我不會站在誰的身邊,比方說,我不會站在連勝文身邊,      雖然我旁邊這個人(馮怡超)長得有點像連勝文,      但我不會站在連勝文身邊,理由我在臉書上講過好多遍,      連勝文必須交代他跟他爸爸會見習近平這樣朝貢的政商關係,      攤在陽光下給大家檢視。比方說,我不會站在劉政鴻身邊,      也不會站在他接班人徐耀昌身邊選苗栗縣長,相關苗栗的政策      一貫跟著劉政鴻路線,我不會支持。      這是兩個我現在可以確定的事情,謝謝大家。」    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