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30日 星期六

我會一直為你美麗

真是令人動容!!




我會一直為你美麗

http://www.say-goodbye.org/?p=483

文/譚敦慈 圖/李俊賢攝

你離開一百多個日子了,我還是會不自主搜尋你的身影,畢竟那是一萬多個日子以來的習慣,短短時間如何能戒?

但其實,你又好像哪裡都沒有去,因為房子裡處處都有你,你的相片、文件都還好好的待在原位。每天早上,我還是會輕輕喊著你:「起床啦!」吃飯的時候,弟弟浩楨也會叫:「爸爸,吃飯囉!」我們母子的每一天,依然是繞著你開始。

最近我腦裡常竄出我們過去相處的點點滴滴。常有人問我:「當時,你是被林醫師哪一點打動?」我仔細想想,那時的你不拘小節、十分拉塌,已經洗腎三年,和我身邊其他的人比起來,你這個小小R(Resident,住院醫師簡稱),口袋最空、長相最平凡、家世最普通;但和你在一起,就是無比自在。

我不用在你面前假裝胃口小、吃得少維持優雅。我的個子比你高了七、八公分,但你從來不在意,更不會禁絕我穿我最愛的高跟鞋;每回看到我,人還相隔七、八尺,手就急著伸了出來要牽我,那樣自信大器,比我認識的所有男人都高大挺拔。

你總是讓我覺得自己如此重要而美麗。

記得你輪調到高雄長庚那幾年嗎? 我們就住在醫院附近的宿舍,哥哥泓楨已經出生。那時你早上的門診常看到晚上七、八點,中間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;只要覺得有點精神不濟了,你一通電話來,我就抱著泓楨去診間探你。你一見我們母子,立刻振奮起來,繼續耐心地把病人仔仔細細看完,你說我可以平穩你的情緒。

後來你上電視,苦口婆心宣導食品安全,有了大眾知名度、也獲得社會的信任。有朋友開玩笑:「林醫師出來選民代好了,但師母可不能再穿迷你裙和短褲了,否則衛道人士的選票可能跑掉了。」你卻笑笑說:「我就是喜歡她的美腿呀,寧願不要選票!」

我們是人世間最合適的兩個人,也許和誰配在一起,都不那麼完美,卻有幸找到了彼此。再選一次,我還是會選你。

但是,只能擁有你一萬多個日子,真的太短、太短了。有一天弟弟抱住我說:「媽媽,我心裡有一顆大石頭,只有在抱著妳時,才能稍稍挪開。」其實我又何嘗不是?

你離開時,我是多麼掙扎才能放開你的手。受過護理訓練的我知道,那些醫療儀器數據的意義,繼續拉住你,只是讓你辛苦,也不能讓我們重新拾回你;但為了安撫不能立即接受失去爸爸的孩子們,我接受了醫院替你裝上葉克膜,眼見過多的輸液、水份,讓你全身腫脹,躺在床上的那張臉、已不是我最愛的那個你,我心如刀割。

最後我告訴自己,你一生堅守醫療倫理、是萬萬不願意浪費不必要的醫療資源的人啊!於是決定,要求醫院替你脫水、讓你舒服,最後留在我們記憶裡的,是你安詳的樣子,是我心中最帥的那張面孔。弟弟看著你說:「爸爸,睡著了!」那樣讓我們安心而平靜。

在你離開後,我預立了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,我也告訴了孩子們我的選擇,如果有一天,換成他們要放開我的手,我希望他們不要有太多的掙扎。我也和與我們有多年交情的洗腎朋友們,宣導這件事,大家多能接受和響應,我相信你,一定也會支持我。

但沒有你的日子,有時還是很難熬,醒來一片茫茫然,我知道我得盡一個母親的責任,但除了責任,我的人生希望在哪裡?我的每一天,究竟要為什麼而活?

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了一個網路影片寫著:「三聚氰胺風暴時,你在;塑化劑風波時,你在…,林醫師,你是台灣的良心,台灣人的驕傲,台灣有你真好。」

我突然醒了過來,我不能辜負社會大眾對你的愛,我要積極的活下去、延續你對這個社會的使命。你知道嗎?「林杰樑醫師關懷健康協會」已經在籌備了,你離開後,台灣食安問題連環爆,我欣慰你沒有看見,少了許多氣憤和傷心。

眼前,有很多工作要做,我會一直努力,把你的想法和志業延續下去,對我是最佳的療癒。而且我依然像你喜歡的那樣,每天穿著迷你短裙、腳踩高跟鞋,有需要宣導食安的公益演講或活動,盡力跑場;和所有你最在意的利益團體,保持距離。

我會為你,一直美麗。

—寫給我的亡夫林杰樑醫師

2013年11月23日 星期六

軍公教領月退 赴中長住竟能再領一次退

軍公教領月退 赴中長住竟能再領一次退
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3/new/nov/22/today-p1.htm

兩岸條例荒唐規定 立委推動修法刪減

〔記者蘇芳禾、陳璟民、羅添斌/台北報導〕

「全世界哪有這麼荒唐的制度!勞退就只能選一種,為何軍公教就能兩者通吃?」民進黨立委李應元昨質疑,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二十六條的規定,居然可以讓領了三十年月退俸的軍公教人員,以「退休後要赴中國長期居住」理由,又領取相當金額的一次退休金,不僅增加國庫支出,也不符公平正義原則,他將推動修法刪除或減發。

根據八十一年制定的兩岸條例第二十六條規定,支領各種月退休(職、伍)給與的退休軍公教及公營事業機關人員,擬赴大陸地區長期居住者,應向主管機關申請改領一次退休給與。若支領的月退俸未達一次退者,可扣除已領之月退俸,一次發給餘額;無餘額或餘額未達一次退之半數者,一律發給其應領一次退之半數。

98歲已領逾千萬元 赴中還能再領90萬

李應元舉實際案例指出,有一A先生於六十四歲退休,一次退可領一百八十萬退休金,月退俸則為三萬二千元(每年會隨物價或公務員調薪而調整),已領取三十三年、逾千萬元退休金,於九十八歲高齡因赴中國而依照兩岸條例改領一次退,所以又可再領九十萬元。

李應元辦公室調閱銓敘部的報告,平均每名公務員只要領七年月退,就會超過一次退的金額,而目前利用此條例改領一次退的八十多個公務員案例,平均都領了二十四.六年的月退俸,所領金額已超過一次退金額的四至五倍之譜。

銓敘部資料指出,最近五年共有十三名公務員依該條例申請,共支領約九九一.八萬元,且都是領了超過二十年月退、平均年齡達八十八歲後改領一次退,平均支領金額約七十六萬元。另外,今年有一名九十八歲教師,於領取三十三.六年月退俸之後,再申請改領一次退約八十九萬元。

退輔會官員說,軍公教退休人員確有少數人士是先領月退後,因僑居海外或到中國定居,或是家庭等因素再申領一次退。

陸委會稱保障權益 銓敘部建議修法減發

銓敘部政次吳聰成回應,陸委會曾兩度函請銓敘部提供修法意見,銓敘部建議將條例第廿六條第一項後半段,改為無餘額者,發給六個基數(一基數約等於二倍本俸,約六個月薪水),有餘額者,補足餘額並發給六個基數。

陸委會說,上述條文有其制定背景,是對退休人員赴大陸長期居住者,規定改領一次退休金,以利主管機關克服月退發放及查核困難,並避免請領制度改變,影響當事人權益。